訂閱

疫情期間的宅家辦公“初體驗”,會長遠改變我們的辦公方式嗎?

管理者們也開始思考,一個人坐在辦公室上班,就是真的“工作”嗎。

隨著國內疫情形勢的緩和,如今大多數企業已經展開線下復工。交通擁堵、繁忙的寫字樓電梯暗示著大多數人告別了“宅家辦公”時代。

回過頭看,員工對這段宅家辦公的體驗感如何,這段經歷是否會長遠改變我們的辦公方式?建筑設計與咨詢公司Gensler的大中華區團隊在今年2月對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的數百名員工展開了一項內部調查。

上海滿意度最高,香港滿意度最低

如果將宅家辦公體驗的滿意度總分設為5分,調查結果顯示,Gensler上海團隊以3.6分排名第一,其次是北京3.4分,香港2.6分。在上海和北京,滿意度高的員工傾向于工作更久,不過在香港,滿意度最高的員工是那些每周只在家工作1-2天的人——香港團隊在疫情期間可以選擇在家辦公或者在辦公室辦公。

“這與香港部分同事的家庭居住環境有關,他們可能三代人住在一間面積并不大的房子里,因此居家辦公會有一定的困難?!盙ensler大中華區設計師Cathy Gu告訴《第一財經》YiMagazine。此外,香港團隊更多服務本地客戶,因此設計師團隊更習慣于面對面溝通,大家一邊討論一邊手繪圖紙,而上海和北京的團隊服務全國不同城市的客戶,出差頻繁,已經習慣于用一些線上溝通工具,因此疫情期間能夠更好地適應在線辦公。?

在工具的使用上,北京和上海員工認為使用微信和Microsoft?Teams溝通的效率更高,香港員工則認為使用郵箱和電話的效率更高。在地點的偏好上,上海員工更傾向于在家專門開辟的辦公空間,北京和香港的員工則認為地點并不重要。

員工滿意度也與其工作職能相關,比如北京和香港的設計師對在家辦公最為滿意,而上海的經理等管理人員對在家辦公最為滿意。不過,溝通不暢、團隊合作受限也是三地員工都深有體會的。

一個有趣的現象是,在上海,與伴侶一起居住的人,或者住在有伴侶、子女、父母這種“大家庭”中的人,其“宅家辦公”的滿意度更高,在北京情況則恰恰相反,獨居人士、與伴侶同住的人滿意度更高,可以推測出他們大多數是單身人士,或者沒有孩子的夫妻。

家庭成員的干擾是“宅家辦公”的重要槽點

調查結果顯示,擁有龐大家庭成員的員工更難在“宅家辦公”時集中注意力。

“尤其在美國,家里的孩子比較多,如果有小baby,家長就會比較困擾,因為通常他們的上一代不會幫他們帶娃,所以他們既要完成工作又要照顧孩子,需要安排好自己的時間表?!盋athy Gu說。因此Gensler的很多員工發現,居家辦公期間他們的會議頻率明顯升高。

此外,網絡的穩定性也大大影響在家辦公的體驗,北京和香港員工都著重吐槽了VPN服務。尤其疫情期間員工的所有家庭成員都在家,其伴侶同樣需要在線上辦公,孩子則可能要線上復課,每個人都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,這就有可能產生大家搶房間、搶網線的情況。

“雖然歐美國家在一些辦公科技方面比中國領先,但他們的工作更多依賴郵件或者電話,以及一些正式的線下會議,但在疫情期間,這些會議就要變成線上的方式,所以在中國,微信的普及可以讓公司員工的溝通效率提升很多?!盋athy Gu說。

當然,在家辦公的好處也不言而喻,比如上海和北京的員工都表示,他們在家辦公的最大好處就是節約從家到公司的通勤時間?!八腥硕颊J為,在家辦公與在公司辦公仍然有區別,但是他們在家辦公更能平衡生活與工作,并且感到有更多的自主權?!闭{查報告中提到。?

疫情或將使辦公室設計更“健康”?

在過去一個多月中,企業因線下復工檢查不合格而被批的事件不在少數,比如愛奇藝曾經在2月25日收到北京市海淀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的“罰單”,原因是“未采取有效措施降低辦公人員密度,到崗員工辦公間距小于1米,且未佩戴口罩”。再比如,一些公司在復工后出現確診和傳染情況,隨即又回到全員在家辦公的狀態。騰訊、字節跳動等大型互聯網公司則因為工位密度過大,因此實行AB班輪流到崗制。

“國內各地城市的發展不均勻,辦公樓的建設因地區不同差異化較大。其實從國家標準層面上來說,它并沒有針對換氣次數、新風量、樓層人口密度等做非常嚴格的規定,因此當有疫情發生時,寫字樓的空調設施無法提供充足的新風量,一旦有人患病,傳染的影響會比較大?!盋athy Gu說,她希望在疫情過后,國家層面可以更加重視寫字樓衛生健康方面的設計標準。而最近,辦公設計界已經開始討論一些公共區域的衛生安全問題,比如食堂、茶水間、會議室等等,以盡可能保障員工的健康安全。

不過疫情確實讓很多公司第一次探索了靈活辦公的可能性,這也會影響到其設計辦公室空間的思路,甚至還影響了企業家的管理理念?!皩τ诤芏嗥髽I管理者來說,這次全員在線辦公是一次新體驗,之前他能看到所有人都在公司,這種管理模式是一種‘管控式’的,也就是說,只要看到了人,就認為他是在工作,疫情之后管理者可能會思考,企業的生產效率是來自于對于人的控制,還是對于流程和任務的控制?!盋athy Gu說。

同時疫情也給了很多辦公設計公司啟發,讓后者意識到建立全球一體化平臺和交叉實踐協作的重要性?!叭绻恍┰O計在前期能夠考慮到多種狀況,比如怎樣設計辦公空間,使其避免因疫情這樣的健康、安全事件蒙受損失,那么設計確實讓世界更為美好?!盙ensler大中華區聯席執行總裁Xiaomei Lee和Peter Weingarten說。

?

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雜志所有
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
未登錄用戶
全部評論0
到底啦
全民欢乐捕鱼好玩吗 按天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五全单开奖前后 黑龙江体彩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刘伯温 四肖期期免费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45 一个公司的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最好的模拟炒股软件手机版 河南快3今日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