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

幸運者柳傳志

在柳傳志選擇的這一退休時間,聯想的局面仍有諸多變數。比起柳本人的退休“官宣”,他所選擇的接班人似乎更是眼下新聞的焦點。

馬云之后,另有一位著名中國企業家——75歲的柳傳志,也在今年宣布退休了。

12月18日晚間,聯想控股(03396.HK)發布公告,宣布公司創始人柳傳志將卸任公司董事長、執行董事。董事長一職由CFO寧旻接任。這已經是柳傳志第三次以退休的說法,與他創立的聯想告別。前兩次分別在2005年和2011年。繼任者寧旻在1991年便加入聯想,但多年一直以秘書身份伴于創始人柳傳志左右。在眾多傳聞中的接班人之中,他顯然是一匹“黑馬”。

兩分鐘帶你回顧柳傳志的高光時刻。

柳傳志被很多“后輩”企業家尊為中國企業家的“教父”級人物。更客觀的說法也許應該是,以民營經濟為背景的企業家階層在中國崛起的這30年里,柳傳志正是該階層的重要代表之一。如果從75歲榮休這個角度看,他也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企業家。

柳傳志創業時期的工作照。|?圖片來源:聯想控股官網

1984年,利用中科院計算機所投資的20萬元,40歲的柳傳志帶著10個技術人員創辦聯想。那一年10月,中共中央下發《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》,首次突破把計劃經濟同商品經濟對立起來的觀點,由此拉開中國經濟改革的序幕。與這一重要時代背景相伴,柳傳志個人開啟了要成為一個成功企業家的自我修煉之路。

1984年,柳傳志等11位科研人員在一間不足20平米的小平房(中科院計算所的傳達室)中創辦了聯想。|?圖片來源:聯想控股官網

這條漫長的修煉之路,涵蓋了民營改制、戰略選擇、危機公關以及培訓考察接班人等一系列復雜問題。每走一步,都考驗著企業家的分寸感。

聯想用了整整25年時間,歷經數次改制,才逐步擺脫掉“國有民營”這種產權不清的局面。1994年,在公司創立的第十年,聯想第一次在港交所上市,同年柳傳志說服中科院對聯想實施了股份劃分——中科院代表國家持股65%,“員工持股會”持有另外35%股權(利潤分紅權)。

1994年2月14日,聯想集團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。|?圖片來源:聯想控股官網

第二步是在1998年,聯想把“員工持股會”這個模糊概念擁有的集體分紅權,進一步落實為包括公司管理層、早期員工在內的具體認股權。2001年,由北京市以及當時的科技部牽頭、經財政部批準,聯想進一步完成真正意義的股份制改造——員工持股會以企業凈資產為評估基礎,出資2.31億元認購聯想35%的股份,并由此成立聯想控股。

2009年,泛海集團以27.55億元獲得國科控股(中科院)受讓的29%聯想股權,才讓國資退出控股股東這一身份。完成這一步之后,聯想才被真正松綁。

多年來,柳傳志每每接受媒體采訪或對內演講,常會帶著大家回憶聯想一路走來的幾個重大節點事件。改制是他特別愛提及的一段歷史。另外還有兩段分別是:2000年與戴爾展開長達4年的殊死之戰并完勝對手,以及2004年12月聯想集團并購IBM個人PC業務。

2004年12月,聯想集團并購IBM個人PC業務.

聯想最早的產品是“聯想式漢字系統”,1991年推出中國第一代的486電腦,次年在深圳建廠,由此走上了“貿工技”的發展之路——先學會做貿易,發展供應鏈,最終幫助技術變現。這條路的盡頭,是聯想的全球化戰略。但是,聯想圍繞PC的“貿工技”之路,終有其天花板。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,這家公司推出的LePhone手機,并沒有再度成就聯想在PC時代的輝煌,2014年初以29億美元“故技重施”收購摩托羅拉移動,目前看,也是收獲寥寥。

在全球化戰略之后,從聯想控股的層面,柳傳志又帶著他的企業進一步轉向了下一段征程:做投資。

事實上早在2000年,聯想就成立了風險投資機構——聯想投資(2012年更名為君聯資本),三年后又創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——弘毅投資。

2015年聯想控股整體赴港上市,其招股書首次完整披露了聯想在過去15年,在IT產業之外,依靠投資逐步建立起來的多元產業圖譜,其中涉及金融服務、現代服務、農業與食品、房地產、化工與能源材料等五大板塊和十余家企業。盤點聯想近20年的投資之路就會發現,除了楊元慶替聯想守住的IT板塊,聯想這家公司其實并不“科技”。它更多地把賭注放在了那些傳統產業領域,如果美化一點講,也就是放在了對“傳統產業的現代化改造”上。

作為母公司,聯想控股的營收模型并非所投企業營收相加,而是根據持股比例合并各個子企業營收。聯想一直在為自己尋找下一個支柱型產業,遺憾的是,這個命題的答案至今沒有明確浮現。

2016年下半年,聯想控股幾乎清空手里地產投資,以138億元的價格向融創轉讓了數十個地產物業權益;聯想基于佳沃品牌,一度對大農業與食品板塊寄予厚望,但截至2018年,該業務在公司年收營的占比僅為3.6%。

所以,當很多人以為聯想控股上市會是柳傳志的“收關之作”時,這位聯想之父卻心懷更大的籌謀,他還需要幾年時間才能讓自己退休。2018年開始,聯想控股著手拆分旗下資產上市,并對外坦言,當初選擇在港股上市,原因之一就是港股允許企業實現資產拆分再上市計劃。而作為一家投資公司,聯想控股只有通過不斷拆分上市,才有機會幫助自己獲得最大的投資回報。

但是,聯想控股分拆上市之路走得并不算順利——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融資服務的正奇金融自去年12月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后數月未果;第三方支付企業拉卡拉于今年4月登陸深交所,但11月因旗下考拉征信涉嫌經營違規事項而遭遇股價跳水,并收到交易所的“關注函”;6月東航物流IPO上市申請獲證監會受理,但至今再無消息更新。

所以,在柳傳志選擇的這一退休時間,聯想的局面仍有諸多變數。比起柳本人的退休“官宣”,他所選擇的接班人是誰,似乎更是眼下新聞的焦點。

柳傳志的接班人是誰,是大家更關心的問題。

50歲的寧旻,第一次被媒體正式關注到,是2015年聯想控股上市。招股書顯示,個人持股前三名中,除了董事長柳傳志和總裁朱立南分別持股3.4%和2.4%之外,另一位持股比例達到1.8%的個人,正是首席財務官兼董秘寧旻。寧旻在聯想工作了28年時間,其中大部分時間都是擔任柳傳志的助理。

在過去近20年的時間里,媒體對聯想自己培養的干部人才可以說是如數家珍——從楊元慶到朱立南,從郭為到趙令歡,更早還有孫宏斌,往下還有劉軍、陳紹鵬……人才濟濟,也許已經成為聯想“甜蜜的煩惱”。向外部反復傳達這些人名的,正是柳傳志本人。創立聯想35年來,他對部下歷史功績的記憶力是驚人的。他對部下的培養也是事無巨細的。為了應對全球化戰略,有段時間,他要求楊元慶每個月都要飛到美國學英語;他要求部下開會絕不能遲到,會議期間絕不能聽到手機鈴響。

曾經有一次,在一個管理層會議的現場,突然手機鈴聲大作,在場者除柳傳志之外,第一反應無不是大驚失色。負責布置會場的工作人員開始滿世界緊急尋找這部“犯上作亂”的手機,最終他們在主席臺背景板后面發現了它——原來是安裝背景板的工人把手機丟失在那里。

最終在自己培養的眾多人才之中,柳傳志選擇了某種意義上多年來距離自己最近的寧旻。

“寧旻歷經企業發展的多次變革,高度認同企業愿景和聯想核心價值觀,具有大的戰略格局,展示出突出的學習、組織與判斷力,素質全面且對企業有深刻的理解和豐富實踐。”聯想控股在昨天的人事變更公告中,這樣描述即將履新的公司第二任董事長。

雖然卸任董事長,但出于對繼任者保駕護航的目的,柳傳志在自己的任期內完成了三個重要的組織架構部署。首先,兩員老將雙雙隱退——聯想控股執行董事、總裁朱立南卸任公司總裁之職;弘毅掌門人趙令歡由執行董事改任非執行董事,并不再擔任公司常務副總裁。其次,是成立董事會戰略委員會,柳、朱、趙三人以及二代接班人皆入此會。第三步,主管金融板塊的高級副總裁李蓬,出任首席執行官,與寧旻搭檔。

作為一代領軍者,柳傳志此番能否安心謝幕,與他創辦的公司告別?

2004年聯想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后,柳傳志于2005年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一職。2009年,聯想集團管理層出現并購案引發的“消化不良”,柳再次出山,逼退外籍CEO換回楊元慶,而自己則重新當回董事長,直到2011年11月卸任。期間,楊元慶對外的很多表態,與柳傳志的說法幾乎“一字不差”,從中足見柳對內的影響力。

1980年代誕生的中國企業家之中,外界常會拿柳傳志與任正非做對比。事實上,此二人作為企業家的共性遠大于區別。比如他們都非常聰明地“不問政治”。按柳傳志的說法,“做好商業是企業家的本分。”

但是,在中國做企業家,想要心無旁騖、在商言商,其實是一個很不容易的事。柳傳志也曾有過另外一句總結:聯想幾十年的成長歷程,就是“不斷地與環境做斗爭”的過程。

“有些事情看上去都是應該做的,但這些事一旦與環境發生關系的時候,輕重緩急的選擇,甚至對錯的判斷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

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雜志所有
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
未登錄用戶
全部評論0
到底啦
全民欢乐捕鱼好玩吗